简体 / 繁體

即将消失的“北海道名站” 台湾粉丝也惜别

  • 文/摄影:神村正史、日比野容子
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(摄于10月6日)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(摄于10月6日)

  静静坐落于北海道一角的那些无人“名站”,明年春天或许就要从列车时刻表上消失了。它们是连接钏路与根室的花咲线花咲站(根室市),以及始发列车即为当天最后一班列车的石北线上白龙站(远轻町)。由于JR北海道的经营合理化,虽然为时尚早,但前来告别的人却源源不绝。

  下午4点18分,驶往钏路方向的单行列车从花咲站出发了。

  咣当——咣当——。

  车轮碾过枕木的声音渐行渐远。晚秋,位于北海道本岛东侧的根室半岛,日落来的较早,列车离去方向的西侧地平线渐渐被染成红色。那束光使2条铁轨闪着让人心动的光辉,将绵延向大海的草原也染成金色。

  “真是一座拥有动人落日的车站啊!能拍出美丽的照片。”在月台上摆弄相机的根室市业余摄影师山本春孝(63岁)不禁感叹。他说,“这里的美景独一无二,花咲这个名字将从站名中消失,真是遗憾啊”。

  在未经铺设站台的站舍中,只有一间狭小的候车室。这里是用报废车头改造而成的“货车站”。里面放着一个笔记本,从封面上的日期来看,像是从今年夏天开始被放在这里的。“谢谢你这些年做了这么多”、“反对废站”、“至少也把站舍留下吧”……自废止方针明确的9月以来,到访者纷纷留下惜别之言。

  虽然曾经通勤与上学的乘客经常在这里乘车,但这5年来,乘客人数平均1天还不到1人,所以才提出了废弃车站的方针。市长长谷川俊辅也表示,“实在是非常遗憾”。站舍里的笔记上还写着这样一条提议,“只保留站名的标识,以后经过这里的时候,能让车慢行通过也是相当不错啊”。

  而另一条则是奔驰于大雪山山脉北侧的石北线。从旭川方向艰难翻越北见峠,在上白泷站停靠的列车,只有早上7点多的下行与下午5点多的上行这两趟。

  为在“平成大合并”中消失的旧白泷村(现远轻町)而残存下名字的“上白泷”、“白泷”、“旧白泷”、“下白泷”4站,被铁道迷称为“白泷系列”秘境站。而JR北海道将废弃除特急列车停靠的白泷站以外的3个车站。

  秋色渐浓。上白泷站木制站舍中的“车站笔记”,从今年5月开始记下留言,至今已有3本。“至少把站舍留下”、“时光荏苒,物是人非”。其中甚至也能看到来自台湾等海外粉丝的惜别之情。

  这一地区的主道,变成了与石北线并列的国道和高规格干线道路。“即使是我们这些当地人也不会再搭乘这条线路了”,一位开始上年纪的男性静静地说道。

关注新鲜日本编辑部新浪微博
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月台上,在美丽夕阳映照下的铁轨为最佳拍摄点,当地的摄影师不禁按下快门。(摄于10月6日)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月台上,在美丽夕阳映照下的铁轨为最佳拍摄点,当地的摄影师不禁按下快门。(摄于10月6日)
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月台上,在美丽夕阳映照下的铁轨为最佳拍摄点,成为摄影师们喜爱的拍摄场所。(摄于10月6日)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月台上,在美丽夕阳映照下的铁轨为最佳拍摄点,成为摄影师们喜爱的拍摄场所。(摄于10月6日)
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月台上,在美丽夕阳映照下的铁轨为最佳拍摄点,成为摄影师们喜爱的拍摄场所。(摄于10月6日)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月台上,在美丽夕阳映照下的铁轨为最佳拍摄点,成为摄影师们喜爱的拍摄场所。(摄于10月6日)
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,开往钏路的单向列车朝着夕阳行驶。(摄于10月6日)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,开往钏路的单向列车朝着夕阳行驶。(摄于10月6日)
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,开往钏路的单向列车朝着夕阳行驶。(摄于10月6日)
即将废弃的花咲站,开往钏路的单向列车朝着夕阳行驶。(摄于10月6日)

完成使命的木制上白泷车站。(摄于10月15日)
完成使命的木制上白泷车站。(摄于10月15日)

放置于上白泷车站的笔记本,密密麻麻写满惜别之言。(摄于10月15日)
放置于上白泷车站的笔记本,密密麻麻写满惜别之言。(摄于10月15日)

提供:朝日新闻中文网

相关文章

首页